国际特稿:东帝汶装上一带一路发动机-中国讯息网

重庆快乐十分



国际特稿:东帝汶装上一带一路发动机

作者:沈泽玮 阅读量:7269 发布时间:2019-11-10 12:09:09

东帝汶帝力报道

东帝汶在非洲吗?飞东帝汶采访之前,朋友抛来的问题让人啼笑皆非。东帝汶离非洲远得很。它西与印度尼西亚西帝汶相接,南隔帝汶海与澳大利亚相望,从新加坡搭机直飞,三个多小时就到了。在历经葡萄牙人400多年统治、印尼人24年占领之后,东帝汶在2002年终于摆脱内乱,同年5月20日零时正式独立,但随着联合国和平部队逐步撤出后,世界似乎已把它给遗忘。独立17年以来,这个亚洲最年轻的国家一切都还好吗?10月31日,新加坡往返东帝汶首都帝力的航班在停飞半年多后正式复航,记者带着这个疑问,搭乘复航首趟班机来到帝力。

2019年10月31日,飞机缓缓降落东帝汶首都帝力(Dili)机场,从机舱窗口快速扫看,心里一怔,最抢眼的是一个绿底白字广告牌——OPPO。和当地人交谈后得知,中国OPPO和韩国三星并驾齐驱,是最多东帝汶人使用的手机。

一名机场工作人员开玩笑说:“这么多OPPO,不认识中国品牌的搭客可能以为这个机场叫OPPO国际机场。”

在东帝汶四天所见所闻似乎也印证了这一事实:中国元素及其夹带的中国影响力扑向全球多个新兴市场,东帝汶也不例外。

中国元素

帝力有三栋具标志性官方建筑是中国政府援建的——总统府、外交部办公楼、国防部和国防军司令部办公楼。

东帝汶在2017年成为中国倡议的亚投行成员后,中国的“一带一路”项目随之在东帝汶落地。在20多个项目中,三个特别引人关注,按中国驻东帝汶大使肖建华的说法,就是“一网”“一路”“一港”,即:东帝汶国家电网、第一条高速公路—苏艾高速公路、蒂坝港。

东帝汶国家电网项目已进入运营维护阶段,苏艾高速公路一期项目已于2018年11月通车,蒂坝港项目正在建设中。高速公路和港口都将支撑起东帝汶的油气开发计划。

新港口位于东帝汶北部海岸,一期总投资2.06亿美元。项目由法国公司博洛雷(Bolloré)集团标得,中国港湾工程公司承建,建成后可停靠7000个标准集装箱。

走进蒂坝港工地,中国式标语触目皆是,霎时错觉置身中国,眼睛扫到小部分附加英文说明的标语才回过神来——我们还脚踩东南亚。

负责承建蒂坝港的中国港湾东帝汶公司总经理王伟解释说:“我们的进度有点滞后,那些标语是为了鼓励中国工人,10月1日中国国庆时挂上去的。”

中国港湾是中国的国企,但王伟强调,工作团队其实很国际化,不只有中国人,还有法国人、澳大利亚人、巴西人、葡萄牙人和当地人,一般上通告都用当地用语德顿语和中文发出。

有媒体曾以蒂坝港项目为例,指中国在东帝汶的影响力增强。对此,王伟反驳说:“(媒体)完全没提这是法国人竞标拿下的项目,却只凸显中国港湾。其实中国港湾只是承包商,建成以后是移交给法国人的。”

东帝汶VS中国VS亚细安

有报道称东帝汶与中国走得近,所以即便已在2011年申请加入亚细安,八年下来仍未获准。

记者向东帝汶外交部长苏亚雷斯提问时,他毫不犹豫地驳斥这种推论。

苏亚雷斯说,东帝汶和中国维持良好关系,与东帝汶能否加入亚细安是两码事;重要的是,政府必须处理好印太战略及一带一路背后大国较劲所带来的挑战。

苏亚雷斯今年7月到访我国,与我国外长维文医生会晤时也提及东帝汶申请加入亚细安一事。他说:“东帝汶很清楚,加入亚细安就要遵守这个组织对强国采取的立场。东帝汶的外交政策以国家利益为前提,政府必定能站稳立场。”

前总统暨诺贝尔和平奖得主霍塔在住家接受媒体采访时,也对“中国因素日益壮大引关注”的说法嗤之以鼻。他指这些新闻大多是澳大利亚媒体炒作的,并语带讽刺地说:“我才替澳洲担心,他们不是很多资源被中国买走了吗?”

占独特战略位置 澳中都示好

东帝汶人口仅约120万,国土面积为1.48万平方公里,差不多是20个新加坡。以2017年世界银行的数据为依据,东帝汶的国内生产总值为29.55亿美元,仅是老挝的六分之一。这么一个离中国万里之遥的小国,中国为何频送秋波?

主要因为上天赋予东帝汶一个优越的战略要冲和天然资源。

广州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所副教授张明亮接受《联合早报》采访时指出,东帝汶处在衔接东南亚和南太平洋的独特位置,也是连接太平洋和印度洋的地缘政治要冲,帝汶海也蕴藏丰富油气资源。

他说:“这些年中国往南太平洋的投入比较多,也显然比欧洲和日本更重视东帝汶。”

作为小国,东帝汶的外交之道是在大国之间寻求自身利益最大化,也试图用“中国牌”来刺激邻国澳洲。

东帝汶和澳洲的关系千丝万缕。国际政治学者沈旭晖曾撰文指出,澳洲对促成东帝汶独立扮演关键角色,并在过渡期为东帝汶提供军事保障,每年数千万美元的援助把东帝汶拉进了澳洲势力范围。

不过,2012年一名澳洲前特工爆料称,(澳洲)政府曾派遣特工窃听东帝汶国家机密,以取得领海划界谈判优势,导致两国关系恶化。和澳洲闹翻后,加上油气资源预计将于数年后耗尽,东帝汶急需另找大国撑腰,正好遇上提着“一带一路”礼包的中国,两国一拍即合,越走越近。

今年9月底,中国解放军海军训练舰戚继光号远赴南太平洋访问时绕过澳洲,这让坎贝拉产生更大的猜忌,担忧中国在经济以外的军事领域也有企图心。

澳洲总理有长达12年不曾访问东帝汶,莫里森今年8月首访并向东帝汶释出善意。他表明要协助东帝汶发展海军设施并提供高速互联网服务。澳洲国会7月也通过与东帝汶的海上边界条约,在“巨日升”气田的权益从原本各占一半,改为东帝汶获至少七成收益。

这些举措,被西方媒体视为澳洲为平衡中国在南太平洋日益提升的影响力,做出了让步。

旧华人VS新华人

随着中国资金投入加大,到东帝汶找寻商机和工作的中国人也增多。在帝力乘车穿梭大街小巷,华人商店是一道常见的风景线,有小超市、按摩店和中餐馆,据说在帝力也能吃到重庆火锅。

日本共同社2017年报道称,东帝汶国内登记的约1万8000个企业经营者中,中国人至少有800至1000人,人数从2013年左右开始增多。

当地知名华商叶富珍告诉《联合早报》,华人约占东帝汶总人口4%,这当中有“旧华人”和“新华人”之分。

“旧华人”指的是在葡萄牙统治时期或更早期就已从中国移民到东帝汶的华人,他们大多是客家人。“新华人”指的是1999年东帝汶内乱平定之后赴东帝汶寻商机的中国人,他们大多来自福建省。叶富珍受访时说,过去是旧华人占多,现在新旧华人各占一半。曾经在新加坡念书的叶富珍是东帝汶土生土长的“旧华人”,其家族在当地从事房地产开发。

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,东帝汶未满25岁青年约占总人口60%左右,比较棘手的问题是,青年失业率或高达40%。

帝力导游雷布尔盼望中国企业到东帝汶投资,给当地人送来就业机会的活水。但现实不如想象好,他担心东帝汶人可能竞争不过中国人。

他说:“中国人有很多的资金和技能,东帝汶人教育水平普遍不高,我们未必能和他们的工人竞争。一些好的职位可能没有我们的份。”

百废待兴 旅游业抢先拼经济

如果你对东帝汶的印象还停留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枪林弹雨,那你就落伍了。

东帝汶首都帝力现在不见暴力冲突,只闻海浪声车声笑语。当然,还有老天爷赋予的原始旅游资源。

“Explore the Undiscovered”——探索原始,这就是东帝汶官方的旅游宣传口号。

确实,因为游人稀少一切都还处在原始状态。不管上山观日出或乘船观鲸看海豚,记者都被东帝汶的原始生态美一再震慑。

潜水和浮潜是最大卖点

最好玩的是什么呢?代旅游部长马加良斯向媒体大力推荐两样:潜水和浮潜。

据马加良斯介绍,东帝汶海洋生态之丰富,全球数一数二,因为位处太平洋和印度洋的交汇点,能够很好地滋养海底生物,珊瑚异常漂亮,潜水最忌讳的非法炸鱼和珊瑚白化在东帝汶也不曾发生。

他说:“我们跟峇厘岛和夏威夷不一样;他们适合冲浪,我们适合潜水。我们的海底生态太丰富了,10分满分,东帝汶10分,夏威夷2分。”

马加良斯卖力宣传是有原因的。长期以来,东帝汶的国库收入有约90%依赖石油天然气,但油田预计将在数年内枯竭,再加上能给当地人创造的就业机会有限,所以政府着手推动旅游业,私人企业也积极向外商招手。

东帝汶旅游产业总值约为1500万美元。马加良斯说,这个产业目前对国库的贡献还很小,明年要加把劲宣传旅游业,希望未来两三年能吸引7万至10万旅客人次到访。

在东帝汶经营赌场的一名新加坡商人(不愿具名)十分看好当地的旅游前景。

他说:“这是个处女地,很天然,海滩比峇厘岛漂亮多了。”

基建航班等方面有待改进

天然资源是有了,但对外衔接有待改进,须解决的问题一箩筐,包括机场跑道太短、直航班机太少、机票价格不便宜(新加坡直飞帝力306美元起跳,回程277美元起跳)、落地签不便宜(30美元)、基础设施不完善等等。据了解,为增加航班趟次,东帝汶航空正积极与澳门及深圳方面磋商,希望带入更多中国客人。

做得再多再好,政治不稳定一切也枉然。一名在帝力工作的新加坡人说,因为总统和总理意见不合,导致一些人事任命和预算案无法通过,东帝汶国内生产总值已连续两年下降,“企业也感受到冲击”。

从战乱的废墟中站了起来,现在要把原始生态打造成旅游天堂,百废待兴谈何容易,不但需要一或两代人的时间,还要有国家领导人坚定的政治意志。

无论如何,多给这个亚洲最年轻的国家一些时间吧,毕竟它只有17岁。

新加坡商人东帝汶开超市

“我是第一个在东帝汶建冷藏库的,没人敢挑战我!”

新加坡土生土长商人林汉民带领媒体参观容量达3000公吨的冷藏库,边走边自豪地说。

在东帝汶首都帝力经营农业、贸易和超市生意17年,60岁的林汉民如今已是名气响亮的地头蛇。他的超市Kmanek在帝力号称规模最大,在市里有两家门市,在山上也给小商店供应货源。

回想当年,林汉民说:“头几年比较困难,要跟官员打交道不容易,现在好很多了。”他也说,一开始教当地员工种菜也不容易,因为他们教育程度不高,但慢慢也上手了。 

林汉民原本在新加坡做进出口生意。他商业嗅觉敏锐,2002年从新闻报道中得知东帝汶独立,判断东帝汶需要货品供应,于是决定去闯。2004年起,他开始将重心搬到东帝汶。几个月前,太太和六岁小孩也到东帝汶长住,一家人团聚之后,林汉民不再当空中飞人了。

机会很多很多

不说不知,新加坡是排在澳洲之后,东帝汶第二大海外投资来源,主要投资领域是旅游业和农业。

访谈中,林汉民反复强调,年轻的东帝汶有很多发展机会。“2002年独立到现在,工业还没发展,旅游业才刚开始,农业只搞了1%左右,你可以说它落后,但机会很多很多。”

林汉民以亲身经验为证,要改变外界长期认定“东帝汶治安不好”的错误想法。他说:“前阵子政府预算没通过,警察没做工,但没人来抢钱或惹事。在我看来,这个国家是最安全的。”

问他最喜欢东帝汶什么?他说:“没压力,做什么都可以,停车也不用付钱。不像新加坡,什么都不可以。”

问他最想念新加坡什么?顶着小肚腩的中年大叔笑说:“吃的。这里吃的没新加坡那么好。”

责任编辑:10006
共1条数据,当前1/1页
我是后台设置的统计JS代码 我是后台设置的统计JS代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