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主恐怖及政治高烧的末路-中国讯息网

重庆快乐十分



民主恐怖及政治高烧的末路

作者:赵慕媛 阅读量:9707 发布时间:2019-11-10 12:12:50

在“伪自由民主极权”一再纵容下,人类道德底线的规范和法治精神的约束,被冲得支离破粹,变幻为不受控制的暴戾怪兽、恐怖魔咒,在港都的白昼与黑夜,四处施虐。

刺杀终于发生,死亡终于降临。

在一向以高度自由、繁荣兴盛知名的香江,一幕幕亲者痛、仇者快的悲剧正在加紧上演。

最新的丑行,是一群暴徒围殴打昏不同意见的中年市民,扯下他的内裤并上传视频,尽情羞辱一番以此为乐。类似这些在发达都市涌现的文明沦落、道德败坏的罪证,皆以“反修例示威”为幌子、“五大诉求、缺一不可”为外衣。事件的进展也愈来愈惊心动魄:一向声讨谴责暴力的立法议员被刺杀而险遭毒手,参与黑衣蒙面非法集会的大学生,在躲避催泪弹时坠楼身亡,让世人震惊,再震惊。

原本单纯的反修例示威,因为幕后主使者执拗的不择手段,利益集团贪婪的誓不罢休,让香港青少暴力在鼓噪催眠下变得常态化,并完全脱离原先“和平示威”的轨迹,明目张胆滑向“兽性蔓延”的深渊。

在“伪自由民主极权”一再纵容下,人类道德底线的规范和法治精神的约束,被冲得支离破粹,变幻为不受控制的暴戾怪兽、恐怖魔咒,在港都的白昼与黑夜,四处施虐。

面对破坏公物、砸烂地铁、霸占公路、纵火毁店、辱警袭警、围殴霸凌、脱裤羞辱、起底私刑等等丑恶罪行,社会的大多数包括菁英阶层,却选择了忍气吞声和明哲保身;高调标榜“自由民主”的所谓代议士及传媒,则采取视若无睹的态度,甚至为了“选情”与“理念”,顺势把一切暴力及后果,诿过于他们不喜欢的政府、转嫁给必须执法的警队。

当文明社会的各界与公众,任由暴徒施虐而不谴责,反而颠倒黑白要执法的警队背黑锅,以及法制法规因种种特定缘由,不能持恒公正判刑的时候,城中人都是罪行的共犯、伤害的合谋、悲剧的推手,其中不少教育界人士与多数的传媒,更是共犯结构的大卡主角。

其实,香港特首当初有鉴于“示威”不止、暴力蔓延的态势,曾一度感慨地表露,港府如今能依靠的就只剩下警队,这番话立即被“民主阵营”炒作,讥讽为无能及滥用警力,但解读最确切的弦外之音,其实是指里里外外“同情与支持示威者”为数极多,甚至“在其位的官员”可能亦属不少。在那种背腹受敌的情况下,可见止暴之艰、治乱之险。

层出不穷、骄纵癫狂、不雅不文的暴力,终于刺痛了许多原本积极声援“自由民主诉求”的主流西方媒体的神经,或者良知。英国政府于10月31日发表《香港半年报告书》,是针对香港反修例引发示威浪潮的首份半年报告,明确指出示威浪潮中“少数核心示威者”的暴力行为是不能接受的。报告书把扔汽油弹、辱警袭警、毒打市民的暴徒美化为“少数核心示威者”虽然不妥,但至少也已觉醒地看到,港式暴力的恐怖及横行。

为了保留个人热爱的价值、理念、生活、习惯,甚至地方语言的纯粹性而抗议抗争,都是可以理解的诉求,但一批“受命”的黩武派(绝非勇武 ) 在过程中表现之霸凌狠恶,对持不同立场和意见的港人(非西方人)围殴毒打,把他们认为“亲中”的公司商铺砸个稀巴烂,公然以暴力恐吓行黑社会私刑之实;通过媒体与学府等传播机构及教育实体,在拥有全球最高值的自由民主之都,全方位大作文宣,纵容蒙面横行、美化暴力破坏,不惜荼毒莘莘学子,残忍硬推青少年出街当炮灰,达成一己私欲,其策略步骤都完整构成伪自由民主极权的精神及架构。

这类娴熟的文革式文攻武吓,不能不叫人怀疑是老中红卫兵和“遗孤”们,数十年处心积虑培训新一代黄卫兵(黄丝)的仇恨大法,但却选在全球最自由、最民主的香港,搬演“争取自由民主”的强烈抗争,足证其逻辑颠倒、情理乖戾、人伦失序。

伪自由民主极权及黩武派们在中国特区领土上焚烧自己国家的国旗,同时高举美英国家的国旗,还祈求外国外援来“解放”自己,是为叛国之不忠;因颠倒乖戾的政治理念与父母家人翻脸而在所不惜,是为不孝;因受荼毒而发狠砸烂养育自己的这一方水土,高喊“揽炒”,是为不仁;因自我催眠极深而袭击拥有正当性的执法者、毒打不同意见的市民,是为不义。这不忠、不孝、不仁、不义之辈,何来诉求之理?何来竞选之徳?何来管治之能?无理无德又无能,还满口自由民主、正义勇武,这世界,还有比这更荒谬的谎言吗?

符号式的抽象理念、暴戾粗鄙起底恐吓的抗争手段,已不可能在新时代的文明社会中获得认可,纯粹沦为政治理念与激情口号的高烧症状,为失智、为反智。

伪自由民主极权散发的文宣言之凿凿,要以道家老子思想的“上善若水”为乾,以武学大师李小龙的be water哲学为坤,但他们过去近六个月所展现的,是以仇恨为基础的打砸烧破、粗口烂舌,恰恰是若水哲学与灵动乾坤的极端反面,他们在引火自焚,也执意要把前人艰辛建立的家园,一并烧毁殆尽。

责任编辑:10006
共1条数据,当前1/1页
我是后台设置的统计JS代码 我是后台设置的统计JS代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