侵蚀香港法治的五种行为-中国讯息网

重庆快乐十分



侵蚀香港法治的五种行为

作者:周八骏 阅读量:5604 发布时间:2019-11-14 10:30:01

  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指出,要提高特别行政区依法治理水平。传统法治作为香港传统核心价值主要元素之一,在“黑色革命”中遭受“拒中抗共”政治势力全面破坏,需要修补和完善。

  传统法治在香港包括三方面:一、立法,香港立法机构不仅是制定各项法律,特区政府的政策也是要经立法机关审议通过而实施;二、执法,香港警察是最重要执法机关;三、司法,由各级法院承担。

  在2014年非法“佔中”时,立法会大体仍能运作;警察权威大体得到尊重;各级法院的权威,则毫髮无损。

  然而,在当前“黑色革命”中,以上三方面不同程度都受到“拒中抗共”政治势力破坏或打击。

  第一,立法会难以正常运作。7月1日立法会大楼被“拒中抗共”政治势力攻入并大肆破坏,以致立法会会期不得不提前结束。10月,立法会新一年会期甫开始,“拒中抗共”政治势力就阻挠行政长官宣读新一年施政报告。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不得不以录影形式宣读《2019年施政报告》。可以预言,现届立法会最后一年会期很难审议通过各项政府政策议案。

  第二,警察既被“拒中抗共”政治势力空前恶劣地污名化,又被建制中的绥靖分子套上只能使用最低武力的紧箍咒。他们不得不顶着各种压力,甚至在本人和家属安全受威胁的情况下对付暴徒,却又被束缚手脚而无法止暴。

  第三,香港社会滋生“私了”的歪风。“拒中抗共”的暴徒肆无忌惮地对爱国爱港机构和个人施加“私刑”。

  第四,亲“拒中抗共”阵营的若干人士竟然为维护“拒中抗共”大局而不向警方报案。10月24日,香港“龙门冰室”红磡店被破坏,但是,支持“黑色革命”的店主居然不向警方报案。

  第五,香港法院的临时禁制令的权威遭遇挑战。在非法“佔中”期间,香港法院的临时禁制令是被严格遵守的。在“黑色革命”中,香港法院对香港机场的临时禁制令遭遇“拒中抗共”分子藐视。尤为严重的,是高等法院10月25日批出临时禁制令,禁止任何人未经同意下使用、发布或披露警员及其家属的个人资料,并禁止恐吓、骚扰、威胁警员及其家属等。然而,有香港法律界人士竟然公开质疑该临时禁制令的正当性。香港大学法律学院首席讲师张达明甚至指责,该临时禁制令已使香港社会瀰漫“极大的白色恐怖”。

  以上5种行为,正在空前严重地侵蚀香港的法治。发人深思的,是侵蚀的人居然以香港传统核心价值维护者自诩。众所周知,在美国策动和指挥下,“拒中抗共”政治势力发动“黑色革命”是打着“维护西方文明对抗中国专制”的旗号,而香港法治是西方的“舶来品”,他们理当悉心爱惜。但是,他们为什麼做出自相矛盾的行为?

  “拒中抗共”政治势力的代表也许会辩解称:“香港特区立法会和警队都已被中央控制,所以,不能让立法会正常运作,必须攻击和诽谤警察。”那麼,关於质疑香港法院临时禁制令又作何辩解?

  企图瘫痪立法会和打垮警察,同质疑法院临时禁制令,表面上相矛盾,其实,服从同样的政治逻辑,即:“拒中抗共”政治势力的所有言论和行为均为了他们狭隘的政治利益,什麼“维护西方文明对抗中国专制”只是藉口。企图瘫痪立法会和打垮警察,是为了夺取香港特别行政区管治权。质疑香港法院临时禁制令,是因为有关禁制令妨碍他们打垮警察、夺取香港特别行政区管治权。如此而已,岂有他哉?

  “拒中抗共”政治势力把传统法治遭受侵蚀的责任推诿给特区政府,一种简单的逻辑是,因为修例惹的祸,所以,暴乱的始作俑者是特区政府。这完全是强盗逻辑。特区政府提出修例原则上没有错,错误在於具体做法。问题是有人自己从正确的初心往后退,失了政治道德高地。然而,这也不能证明“拒中抗共”政治势力正确。

  《基本法》规定,香港保留原有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50年不变。香港传统法治属於原有资本主义制度,在传统法治下生活属於原有生活方式。“拒中抗共”政治势力全面侵蚀香港传统法治,就是公然违反《基本法》规定香港保留原有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50年不变。

  必须指出,传统法治遭受“黑色革命”全面破坏后,已不可能恢复旧观,需要与时俱进。这是“一国两制”与时俱进有机组成部分。当然,必须先尽快止暴制乱,恢复社会正常秩序。

责任编辑:10006
共1条数据,当前1/1页
我是后台设置的统计JS代码 我是后台设置的统计JS代码